机甲界卡利安

机甲界卡利安海报
主演:
菊池英博 渕崎ゆり子 小林修 千叶繁 平野文 加藤精三 兼本新吾 速水奨
状态:
更新至集
导演:
高桥良辅
类型:
动漫无分类
地区:
日本
语言:
日语
别名:
Kikou Kai Galient/Panzer World Galient
时间:
2018-09-19 21:33:20
年份:
1984
剧情:
嫡子誕生に沸くボーダー城。しかし、征服王マーダルの人馬兵の軍勢が突如侵攻してくる… 详细剧情

详细剧情

  嫡子誕生に沸くボーダー城。しかし、征服王マーダルの人馬兵の軍勢が突如侵攻してくる。圧倒的な戦力差の前に城はたちまち陥落、ボーダー王も戦死する。忠臣アズベスと共に辛くも城を脱出した王妃フェリアだが、追っ手に捕らえられ、残された王子ジョルディはアズベスの孫「ジョジョ」としてひそかに育てられる。アズベスとジョジョは惑星アーストの伝説に残る鉄巨人を捜し求める放浪の旅を続け、12年後に反マーダル勢力が立てこもる白い谷に辿りついた。マーダル軍の攻撃の中、少女チュルルに導かれたジョジョは古の鉄巨人「ガリアン」を発見し、征服王マーダルとの戦いをはじめるのだった。

相关资源

角  色: 
揭  秘: 
幕  后: 
精  评:

标题:《机甲界》:一个结束之后、又会有另一个开始

作者:恶魔的步调

   两万年前,伊拉斯特太阳系第五行星亚斯特星上的文明发展到了顶峰,在一场大战过后,先人将战争用的兵器、以及一切的黑暗力量埋进了地底,去了新月银河中心的兰布雷特星——一个人工天体上展开新的历史,而原来的故乡亚斯特则被称作“机甲界”、隧而被遗忘。《机甲界》(機甲界ガリアン/Panzer World Galient)的故事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 故事概要|summary 故事源起十二年前。二十年前被兰布雷特放逐的玛达鲁于十二年前、博达国王子乔尔迪(乔乔)诞生那一夜,率领从地底挖起的人马兵兵团来袭,国王战死,菲丽娅王妃被囚,大臣阿兹贝斯则带着新生的王子逃亡。而真正的故事则在十二年后的舞台上演。 十二年后,乔乔驾驶同样从地底挖起的铁巨人Galient协同反抗军于白谷负隅顽抗,对双方来说,战事都是多次急转直下。在白谷最后一役中,乔乔大败玛达鲁,正当他率众欲直取玛达鲁的首都铁之城时,败走的玛达鲁重卷而来,带着他的零重力要塞制造的龙卷风让白谷毁于一旦。 玛达鲁利用零重力要塞在先人兵器所埋的发掘场挖掘出了古人的超时空转移装置。超时空转移装置被启动,对抗中的双方被传送至了新月银河中心的兰布雷特,也就是玛达鲁的故乡。 玛达鲁的目的是利用战争、恨与恐惧来激醒形同行尸走肉的兰布雷特人。兰布雷特人,也就是如今亚斯特星上一小撮发展到中世纪程度文明的亚斯特人的先祖,他们在人工天体兰布雷特星上由于过度依赖机械,失去了人所具有的感情,失去了所有的爱、恨以及恐惧,导致了文明的停滞不前。 玛达鲁认为,只要让兰布雷特人觉醒,只要他能发动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争,整个银河的文明将会再度复苏。 就在玛达鲁即将达到目的的时候,一直旁观的新月银河高度文明联盟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战争,在中央行星奥姆伽上作出了一项决议,启动了古人的神秘抹消装置。数千个各种几何形体的不明物飞向兰布雷特,并最终毁灭了包括兰布雷特在内的1.6兆里空间内的一切。 玛达鲁留下与兰布雷特人共同迎接毁灭,而乔乔与众人则被超时空转移装置带回了亚斯特。 班底|staff 这是既《太阳之牙》(1981)、《装甲骑兵》(1983)后高桥良辅的第三部原创机器人动画,播出于1984年10月5日至1985年3月29日。 动画的机设由大河原邦男和出渕裕共同担任;盐山纪生既《太阳之牙》、《装甲骑兵》之后,再次担当了本作的人设,以不同发色来区分主要角色的做法,在《装甲骑兵》中就已有鲜明体现;而音乐担当则是《太阳之牙》的冬木透(即蒔田尚昊)再续前缘,同时他也是日本的国民级特摄片奥特曼系列的配乐。 玩具公司|toy company 这部由Sunrise制作的原创机器人动画最初预定50话,但投资方的玩具公司Takara(タカラ)可能嫌配套玩具卖的不好,以这样的借口失信,最终削减了一半,只剩下25话。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直接导致了《机甲界》剧情走向由最初详尽的舞台刻画(白谷),发展到后半段的走台过场(铁之城),并在剧情白热化的最后5话匆忙划上句号(兰布雷特星);一些情节点的设计也多少突兀。 单独拿出来看的话,不管是前半段的详尽刻画,还是后半段的紧凑情节,都是可圈可点;但作为整体,又不免显头重脚轻感。不过纵然如此,《机甲界》的动画细节和配乐仍可令当今大多数的动画望及项背,即便这是一部相对高桥前作《装甲骑兵》面向观众年龄层次更低的动画。 玩具公司Takara对《机甲界》的弃置,其中重大的理由可能是同年秋季《变形金刚》玩具衍生动画的热映、以及在此前三四年间打下基础后所刮起的世界范围内对变形玩具的狂热风潮的一个意想不到的蝴蝶效应之影响。 事实上,主要还是取决于玩具销量的影响,因为初代《变形金刚》动画直到次年(1985年7月)才在日本本土上映,播出的电视台与《机甲界》同为日本电视台,而比后者晚了一整年;在此前2月份(1984年)的美国国际玩具展上,与Takara合作的孩之宝凭借还未正式上市的变形金刚,在7天内创下了价值1亿美元的批发订货纪录,那样的巨大诱惑对于正在制作当中的《机甲界》自然不算好消息。 而历史表明,在1984年推出的多款变形金刚玩具,大部分是Takara公司原积压的库存加以重新包装上市的旧品。对于《机甲界》中包括Galient在内的多款同样拥有变形能力的人形机与变形金刚的比较,有理由相信,这些改头换面的旧品当中可能有相当一部分是《机甲界》的手办。 你们的确实卖不出去,但我们贴了变形金刚的标签,马上就卖出去了。对此,我只能想到这样的台词。商业价值取决了作品的生命力,这已然是那个年代的情况,高桥的次作《苍之流星》也遭遇了类似命运。 《机甲界》与《变形金刚》的相似之处,并不单单限于机设上的相似之处,都具变形、单独机体的分离设定,就连兰布雷特星这样的机械之星的设定,都与赛伯坦星有着微妙的共同点,而亚斯特之于兰布雷特,地球之于赛伯坦,又是另一个有趣对比;事实上,在《装甲骑兵》中贤者的机械星体设定可以说是更早的雏形。相互影响,这个词用在那个时代最合适不过了;当然,最后总是更通俗的活了下来并为人所知。 高桥良辅让Galient在最后的故事中剑毁机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视作一种泄愤。既然你觉得这玩意儿不值钱,那就人造毁灭好了。不过,这也算是高桥的一种命运了,另一个例子,AT与GUNDAM就可见一斑。 他的动画,人永远是命运的主导,再强大的机器也只是附属品,这样过于强势、毫无妥协之意的艰深理念对推销玩具可不是什么好事,而玩具公司弃之而去,想来在所难免。 舞台设置|five stages of a story 高桥良辅是个全局统筹意识很强的监督,只消一看《机甲界》的ED动画就可见一斑,简简单单一把落地剑,怎么看都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是这把剑却为一个死亡埋下伏笔,并在最后一集的ED动画中发展出另一个开始,就像动画的结束语所说的:一个结束之后,又会有另一个开始。 这样小处入微的结构性设计在后来,比如说《Flag》中最后摄影师与摄像师的交汇镜头,都给人以极大的震憾。 在前作《装甲骑兵》中剧情被分布在四个舞台上,而本次高桥良辅则准备了三大两小五个舞台,其中三个被我称之为重要舞台(白谷、铁之城、兰布雷特星),以及另外两个的次要舞台(无重力之谷、挖掘场)。 两个次要舞台担任着重要舞台之间更替的重要角色,但在其上演的故事又并非是在两个重要舞台之间(在一开始的第五、六话中就相继出现了),而是像伏笔那样的东西,且多次出现。 情节诡计|plot device Chekhovs Gun 在前面提到的ED动画中的落地剑,可以说是一把契诃夫的枪(Chekhovs Gun)。典故大家肯定耳熟能详,就是说如果故事里一开始出现一把枪,在故事结束前总是会用上的—— “如果在故事的第一幕有把来福枪挂在墙上,那么在接下来的第二、或第三幕它肯定是要走火的,不然它挂那干吗?“”(From S. Shchukin, Memoirs. 1911.) MacGuffin 《机甲界》从整体格调上来说是受了乔治·卢卡斯“星球大战”系列重大的影响。这种架空银河背景的太空歌剧(或者说太空歌剧背景下的战争小品)多少会沾染了点“星球大战”的影子,高桥的前作《装甲骑兵》也不列外。 作为架空银河背景的骑士文学与机战机器人题材的混搭产物、它又甚至涉及到一些神话的异化重演,比如说机设方面的人马兵就颇有古罗马遗风、义军东·斯拉赞的人形机则看上去颇像雷神(头盔上一对翅膀)、而第二话中寻找Galient误入山洞,可见的元素就有龙与宝藏、屠龙、妖精(Fairy)等等——场景设置还颇让人想起“印第安纳·琼斯”系,而乔治·卢卡斯参与了这个系列的剧本创作。 细节处,则又受斯坦利·库布里克(亦A·C·克拉克)的影响甚大,特别是那种圆柱体、立方体、多面体的不明物麦高芬(MacGuffin),在《2001太空漫游》中那叫独石碑(Monolith),或者像《与拉玛相会》中的几何体不明物,星野之宣的漫画中也有涉及;而在这里它叫抹消装置(Eraser),在高桥上一部作品《装甲骑兵》中甚至没个名儿——所以称之为麦高芬其实也无妨。 那什么是麦高芬(MacGuffin)呢?这里摘引一个小故事—— 根据1966年出版的弗杭·杜魯福对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的经典访谈录,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以一个故事亲自解释: “在英国(英格兰)的一列火车上面,两位旅客互相交谈。 其中一位问:‘对不起,先生,请问您在您头上行李架上的奇怪的包包是什么东西?’ ‘喔,这个呀,这是一个麦高芬。’ ‘是作什么用呢?’ ‘目的是为了设陷阱补抓一些苏格兰山上的狮子。’ ‘啊??但是苏格兰山区没有狮子呀!’ ‘喔,那就没有麦高芬了。’ 所以你看,一个麦高芬即什么都不是。”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指出这是第二位旅客想出婉转(绕圈子)地请第一位旅客不要管闲事的说法。 虽然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认为观众并不真正在乎麦高芬到底是什么,可是乔治·卢卡斯认为麦高芬本身应该要很给力,能像主角们那样牢牢吸引住观众眼球——你可以想象“印第安纳·琼斯”的法柜、圣杯,“星球大战”的R2D2等等即可被称作麦高芬(MacGuffin)。 麦高芬(MacGuffin)通常是一个电影用语,指在电影中可以推展剧情的物件、人物、或目标,例如一个众角色争夺的东西,而关于这个物件、人物、或目标的详细说明不一定重要,有些作品会有交代,有些作品则不会,只要是对电影中众角色很重要,可以让剧情发展即可算是MacGuffin。 著名的例子包括《人类之子》的生育能力、《谍中谍3》的兔子脚、《低俗小说》的手提箱内之物、《1Q84》的第二个月亮等等,在《机甲界》中,MacGuffin是高度文明联盟的抹消装置,MacGuffin是封存十二年美貌依旧的菲丽娅王妃的不知明物质,MacGuffin是玛达鲁浸浴的装置。当然,抹消装置最后的使用,又让它升级成了Deus ex machina。 Deus ex machina 比MacGuffin更“糟”的情节利器自然就是Deus ex machina。 Deus ex machina是什么呢?简单地说,就是:生硬插入,但全局来看却是神来之笔。有点类似于中文中“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的说法。 这个拉丁短语在英文中叫做God from the machine(由机器而生的神、机关神),源自古希腊。在古希腊戏剧中,当剧情陷入胶着,困境难以解决之时,就会突然出现拥有强大力量的神帮忙解决,从而令故事得以收拾——利用起重机或起升机的机关,将扮演神的下等演员载送至舞台上——这种表演手法是人为的,却制造出了意料之外的剧情大逆转。 尼采认为,Deus ex machina制造出虚假的慰藉感觉,这是不应该寻求的现象,这种情节计策的诋毁普遍出现在评论意见中。所以照理说,这是一种低劣的情节设置,因为故事讲不下去了才出现,当然也有为了趣味性而存在的,比如说博士(Doctor Who)的塔迪斯、万能通行证和音速起子,比如说机器猫的时间抽屉、任意门和万能口袋等等;但如果能有照应地将Deus ex machina引出来,那这又将成为情节利器。 在《机甲界》中,两大Deus ex machina便是分别出现于两个次要舞台的失重要塞和超时空转移装置:它们一个在其中之一的次要舞台失重之谷建造完成,横扫第一个重要舞台白谷,事实上,按照比喻的说法就是,将这个舞台彻底拆毁了,没有复原的必要了,为将舞台转移到第二个重要舞台铁之城提供了充分的理由;而另一个则是在另一个次要舞台发掘场被挖掘出来的,而且是利用了前一个Deus ex machina的能力,Deus ex machina生出Deus ex machina,大概是这样的意思,这第二个Deus ex machina又将他们从第二个重要舞台铁之城转移至了第三个重要舞台兰布雷特星。 (当然,这两个对于剧情来说的Deus ex machina,对于主角们来说,却又可称之为使他们陷入困境的Diabolus Ex Machina。) 这样的Deus ex machina应用在莎士比亚的不少作品中多有体现,但像高桥良辅在此作中的经典应用,可以说在所有作品中都是相当难得一见的。 Plot Voucher 在上面的例子中,失重要塞除了本身的deus ex machina属性外,因为它在超时空转移装置产生的情节上担负着重要的角色,这又让它成为了一张情节传票(Plot Voucher)。 一般来说所谓的Plot Voucher指的是,所设定的物件,通常是事先被交给主角,这样的物件可以在之后帮助主角脱离困境;换而言之,如果当初未得到这样的物件,主角就得挂了。举个例子,在“007”系列中,邦德就常常收到Q的Plot Voucher。 当然,在此处失重要塞的Plot Voucher的定义是一种泛指,就是如果未有先决的物质条件,一个事件便不会轻意发生。 A Spy 在高桥良辅的不少作品都有这样的“三方设定”,参与者的“双方”,以及作为“观察者”的第三方,不管是《机甲界》、《装甲骑兵》,还是后来的《苍之流星》、《Flag》,都是如此。在《Flag》中,作为第三方的“观察者”摄影师是全剧的主角,而在此前的《装甲骑兵》中作为第三方的“观察者”秘密结社跟交战双方在剧情中的重要性则平起平坐;在《机甲界》中,作为第三方“观察者”的新月银河高度文明联盟则处于相对次要的角色定位,虽然对最终结局起着重大的左右权力。 那么,既然不打算正面描写,这样的第三方“观察者”怎么引出来呢?这时候就要靠一个间谍(Spy)这样的情节设置——这当然是一种比喻,在《机甲界》中,这个人就是来自新月银河高度文明联盟的监察员希露姆卡。 作为新月银河高度文明联盟的准则,对其它文明的不干预原则让希露姆卡不得参与到两方的任意一方中来,但她却投向了乔尔迪王子并最终告之了关于玛达鲁的真相,为此还被送上庭审判;她最终又告之玛达鲁高度文明联盟准备用抹消装置将他连同兰布雷特一起抹去,当然,两次的理由都是为了乔乔以及众人的安危。 而小细节处,比如说第二话中进入藏有Galient的山洞,最初是琪露露从某个铁匠处听说了,告诉乔乔后,才展开的冒险。在这里,琪露露就可视作一个Spy情节装置。 这里的Spy情节设计所指,意思就是说,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他告诉你一些真相,比如说敌方的弱点所在,或者一个秘密之所,你以前从来没听说过,你得到的消息让你得以进入故事的下一个阶段或下一个场景。有点打游戏时领任务的意思,跟Plot Voucher的手法类似,但后者给予的是一种实质的东西,而前者得到的只是消息言语。 Cliffhanger 除了有类似失重要塞、超时空转移装置这样的Deus ex machina的出现推进剧情进展外,而在整体世界观了然于胸的情况下,高桥良辅则更加擅长制造Cliffhanger,将世界观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但每次都是突然地告之观众。 Cliffhanger,攀崖者,这个单词直到1937年左右才首次出现,但它的源起可追溯到默片时代。早期许多电影都以连载的方式播放,这类影片的特点就是:每次主人公都会遇到危险,但最后都可以幸免于难。为了吸引观众,电影制片人总会在一集结束时让男主人公或女主人公陷入某种困境,就好像吊在悬崖边上一样(hanging from a cliff),到底是登顶还是掉下去的不同命运选择。 由于20世纪初此类影片广受大众欢迎,Cliffhanger的概念也就很快被应用到各个领域,表示“扣人心弦,悬而未决”。 在《机甲界》中,两大Cliffhanger,其一就是白谷最后一役的大获全胜以及突然之间的溃崩,其二便是最后的结局处理,在此请允许我再一次引用动画的结束语:一个结束之后,又会有另一个开始。从本质上来说,Cliffhanger的精髓就可以用这句话来概括,或者说,正处在这样的结束和开始的过程之中。 此外,至于Translator Microbes(不同星球上的人语言相通、交流自如)等等这样的plot device就不一一举来。 这样等等的plot device(或亦literary device)的出色运用,可以说是作为文学系出身的高桥良辅在文本借鉴、全局感把握以外的又一身份印证。即便这是一个退学党人。 其它|Others 1 高桥良辅对命运的主题是一贯的执着,命运之两种复仇、战争与人的宿命,这是他恒久的主题;而另一方面就是他对文明的思考,他对文明的延续有着自己的悲观观点,那就是总要与战争沾染上关系。 比如说《机甲界》中战争轮回的某种类似观念(“一个结束之后,又会有另一个开始。”),很让人想起《太空保垒卡拉狄卡》中的那句名言(“这一切曾经发生过,并将一次又一次再度上演。”)。仿佛这个宇宙的舞台的设定,只是为了上演逃不开的宿命。 在《机甲界》中,这根本是一场古文明遗留的延续之战,高桥前作《装甲骑兵》中的战争多少也和古代文明沾边带故,后来《Flag》中的战争,也是与宗教这样的古老文明息息相关着。 旧文明对现文明的影响可以说是高桥良辅故事的一个重要切入点。 2 《机甲界》可以说对以后诸如《创世机士》(創世機士ガイアース)这样的类似中世纪世界观的机战动画以很大启发。 对之后的《罗德岛战记》之类的中世纪风的纯奇幻动画应该说多少也有促进作用。 3 高桥良辅对“峡谷激战”场面戏的执着程度堪比梅津泰臣的“厕所枪战”、“鲁邦三世”系列的“Car Chase”……几乎在他的每一部动画中都有体现。 4 《机甲界》除了25话TVA外,还发行了三卷OVA。 OVA前两卷其实是TVA1~13以及14~25话的总集编,分别名为”大地の章“(1986年1月21日発売)和”天空の章“(1986年3月21日発売)。 而第三卷”鉄の紋章“(1986年8月5日発売),其实是发生在另一个平行宇宙的故事,与“装甲骑兵”系的《波特姆斯探寻者》(VOTOMS FINDER)相似的定位。 八十年代的不少机器人动画在完结后都发行了类似这样的三卷本OVA,高桥的次作《苍之流星》就发行了同样的三卷OVA,前两卷为TVA的总集编,而第三卷则是作为TVA延续的终结篇。 5 《机甲界》将于2011年1月28日发售一款全新的7枚DVD的BOX(EMOTION the Best 機甲界ガリアン DVD-BOX),除了收录TV全25话和OVA全3话外,还将收录无字幕OP/ED动画等特典。而在此前《机甲界》已经发售过两个版本的DVD-BOX(2003、2008)、以及两个LD版本(1991、1998)。 Ethermetic|  
  • ROBO迷和非ROBO迷写出来的东西真的不一样,真的……
  • Kaito你这篇的问题还是出在脱离时代环境,强行用外来概念扭曲原作。 比如“MacGuffin”一节提到的“从整体格调上来说是受了乔治·卢卡斯星球大战系列重大的影响”。这个观点可以研究,但在此之前为什么不先考虑制作公司Sunrise的情况呢?事实上只要稍微理一下当时的ROBO动画脉络,就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机甲界》是前一年Sunrise《圣战士》制作思路的部分延续。而由这个错误延伸的出来就是之后的对奇幻文化影响的评估。
  • 一个我个人的看法:如果我们抛开末段略显突兀的纯粹SF元素,只考量之前的作品氛围,我倒觉得《机甲界》的来源其实是战国文化,或者说战国背景的时代剧。 ——当然,这个结论并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来支持,纯粹是我的个人经验,或者说动画迷的直觉。
  • 问题显然是我还未看过《圣战士》啊,哈哈哈哈。继续提错,回头补完,我可以回过来再完善一下。
  • 我觉得后半段的舞台完全未加详细琢磨,你知道的,玩具公司逼的,大概就是按着一开始的大致形状但未加发展的设定;你这么一说,倒是白谷的舞台是有点战国的意思,感觉上就像是西式的元素在战国的背景上上演一遍。反正,总体上就是一种相当奇怪的混搭,在看的过程中我就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是努力想了想是不是违和感——但琢磨了一下好像又不太像。
  • 众神没落,一把神器引发的血案
  •  

    网友评论区

    推荐 潇潇若雨

    日升社两大奇幻萝卜作之一,推荐机甲界卡利安高桥三部曲之一……但是说到底就是一打切作,特别是后半段的字幕弄得我有点脱力……

    还行 竹韵幽兰

    B0SS呢?蓝毛呢?不怕东山再起嘛? 找个迅雷下载1024BD高清完整版BT种子

    还行 睡梦达人

    太空歌剧+骑士文学,outofdate,不过其制作态度可以给B+

    力荐 感触微风

    玛达鲁真的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反派,力荐机甲界卡利安他背负了无数的罪恶与憎恨,而在这种巨大的恶背后却是一种不惜通过杀戮也要夺回人性尊严的愤怒;他无数次绝境重生,却在最后选择陪同自己的母星一同毁灭,他的野心吞噬整个银河,却能在生命最后时刻对一个12岁的孩子履行承诺;在他释然的那刻,他的罪恶也一并消逝了

    还行 春天海棠

    旧时代的萝卜TV节奏都会稍显缓慢,高桥的剧本这部并不算过于出色,看得出想要描绘宇宙歌剧的宏大野心,但是最终还是写成了单纯的开主角机无双一路收复失地的故事,想要补又无从下口的可以转战OVA。另外把老妈挂城墙这种梗你确定不是银河铁道999? 找个迅雷下载1080蓝光原盘BT种子

    推荐 东紫夜妖

    从整体格调上来说是受了乔治·卢卡斯“星球大战”系列重大的影响,作为架空银河背景的骑士文学与机战机器人题材的混搭产物、它又甚至涉及到一些神话的异化重演,细节处则又受斯坦利·库布里克的影响甚大。最初预定50话,但因投资方玩具公司Takara的失信,最后成了25话。

    推荐 潇潇若雨

    日升社两大奇幻萝卜作之一,推荐机甲界卡利安高桥三部曲之一……但是说到底就是一打切作,特别是后半段的字幕弄得我有点脱力……

    还行 竹韵幽兰

    B0SS呢?蓝毛呢?不怕东山再起嘛? 找个迅雷下载1024BD高清完整版BT种子

    还行 睡梦达人

    太空歌剧+骑士文学,outofdate,不过其制作态度可以给B+

    力荐 感触微风

    玛达鲁真的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反派,力荐机甲界卡利安他背负了无数的罪恶与憎恨,而在这种巨大的恶背后却是一种不惜通过杀戮也要夺回人性尊严的愤怒;他无数次绝境重生,却在最后选择陪同自己的母星一同毁灭,他的野心吞噬整个银河,却能在生命最后时刻对一个12岁的孩子履行承诺;在他释然的那刻,他的罪恶也一并消逝了

    还行 春天海棠

    旧时代的萝卜TV节奏都会稍显缓慢,高桥的剧本这部并不算过于出色,看得出想要描绘宇宙歌剧的宏大野心,但是最终还是写成了单纯的开主角机无双一路收复失地的故事,想要补又无从下口的可以转战OVA。另外把老妈挂城墙这种梗你确定不是银河铁道999? 找个迅雷下载1080蓝光原盘BT种子

    推荐 东紫夜妖

    从整体格调上来说是受了乔治·卢卡斯“星球大战”系列重大的影响,作为架空银河背景的骑士文学与机战机器人题材的混搭产物、它又甚至涉及到一些神话的异化重演,细节处则又受斯坦利·库布里克的影响甚大。最初预定50话,但因投资方玩具公司Takara的失信,最后成了25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