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精神

金属精神海报
主演:
Steve·Lips·Kudlow Robb·Reiner Kevin·Goocher
状态:
更新至集
导演:
萨沙·杰瓦西
类型:
其它无分类
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别名:
重金属叔要成名
时间:
2017-01-11 15:44:39
年份:
2008
剧情:
影片(金属精神)讲述在14岁的时候,两个好朋友史蒂夫和罗伯就约定以后要永远一起搞摇滚… 详细剧情

详细剧情

影片(金属精神)讲述在14岁的时候,两个好朋友史蒂夫和罗伯就约定以后要永远一起搞摇滚。他们的乐队Anvil被尊崇为加拿大金属摇滚的领袖,影响了诸如Metallica,SlayerandAnthrax等乐队。这部纪录片向我们介绍了Anvil这支乐队的历程。

相关资源

角  色: 
揭  秘: 
幕  后: 
精  评:

标题:Anvil! The Story of You and Me

作者:梵蒂斯德冈


  纪录片作为一种电影类型,近年来其实已经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作为一个算勉强合格的乐迷,我也看过一些音乐方面的纪录片。它们给我的感觉始终是“记录”为主。我仅能凭对他们记录的内容本身的热情维系对片子本身的兴趣。我为什么现在会拎出这一部来和诸位分享。因为其他的,如果您不是真好这口,可能片子看起来会觉得枯燥乏味,甚至都看不完。而这一部表达的,却是任何一个普通人都有机会发出共鸣的。 一开始我们看到乐队成员们生活的落魄。不过这种“落魄”并不完全是物质的。他们有着简单的基本的工作,有正常的家庭,靠付出体力劳动,能支撑基本的生活开支。而且在加拿大这样的国家,相信这种身份也并不算太丢人。他们的“落魄”多半还是在精神上的。这让我想起电影《穿条纹睡衣的男孩》中的一段: 二战时期一个德国军官的儿子在院子玩耍受了伤,周围没有大人在场,除了一个被安排整天削土豆的犹太仆人。那个年长的仆人把孩子抱回屋子包扎好,坐下继续削土豆。有些担心的孩子问他:为什么不需要去医院?你又不是医生。那仆人半低着头,表情复杂的说:Yes, I am. 孩子说:不是,你是个削土豆的。仆人说:我是个职业医生,在……我来这之前。孩子想了想,说:如果你是个医生,你一定是个非常棒的医生。仆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我相信那笑容里有一部分是对孩子的包容和喜爱。更多的,是来自在当时对他来说很稀少的尊严与欣慰。 因为历史原因,犹太医生沦为阶下囚去给人削土豆,只能偶然的从一个天真的孩子身上得到宽慰。我们片中的金属英雄们呢?干着再普通不过的工作,只能从朋友以及当地一些少量的忠实粉丝身上,从数量和规模都很有限的演出机会中,得到宽慰和满足。(这其中还包括他们自己生日时叫上一帮人搞的派对。)相对他们的本事,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犹太人的遭遇似乎毋庸置疑的“全是他人的错”。可这几位呢?我不敢在此下任何定论。就像片中的一个故事。乐队靠一个有些经纪能力和人脉关系的歌迷在欧洲进行过一次小型巡演。因为不熟悉市区交通,没有按时赶到布拉格的一个酒吧进行演出。不仅演出的时候台下观众已经所剩无几,演出完之后,酒吧老板居然不给酬劳。理由是他们迟到了太久,客人都走光了。Lips却坚持说,我们劳动了,就该有报酬。你要不给钱也应该在我们上台表演之前就说好。就在他们争吵,脾气不好的Lips甚至开始动手的时候(语言交流不通畅的问题更是火上浇油),一个之前台下的观众参与了进来。他给了乐队成员他的名片,用英语告诉他们他是律师。他劝了Lips他们几句。Lips火气没消,不依不挠地说,我们应该获得与我们的能力相匹配的报酬。这时这位片中的小角色居然说了几句触动人心的话。他说,你们这样的能力,至少应该在一千人面前演出,而不是在今晚这样的小酒吧里。你根本就不该上这个舞台。收拾一下自己的面子吧!(原话里用的是reputation,我觉得就理解成面子更合适)Lips被说的有点愣,就有些赌气了:一直都是这样,二十年前就这样了。二十年来一直这样。律师接着说,那你就该问问自己为什么了! 纪录片最神奇的点就在这儿。生活的真实经历居然像小说的情节、电影的桥段一样发生了。酒吧里几个醉汉(那种场合,不喝酒的看起来也跟喝了酒差不多)吐出的真言居然像写好的台词一样直指人心。而上面说的段子是不是听起来很耳熟?多少失意不得志的人都会抱怨同样的话,而他们又经常得到同样类似的奉劝。可是,即使按照奉劝者想的那样重新去审视一遍自己的过去,真的又能找出问题的症结吗?就算找出了,就真的会对以后有帮助吗? 回到家乡的Anvil经过巡演没有拿到一分钱。只能对热心帮助他们组织巡演的那位歌迷表示衷心的感激,虽然在巡演途中他们也发生了很多不愉快。大叔们失望之余,想再尝试别的途径,便把新录制的小样发给了远在英国的老朋友“CT”。CT是一位成功的制作人,曾经为他们的早期专辑做过录音。CT很看好他们的新歌,但决定录制新专辑,也是Anvil的第十三张专辑,需要乐队自己再筹集一万三千英镑。 Lips回到家乡后为了多挣钱,尝试在一个乐迷的电话促销公司工作。最终他一共去了三次,加起来一共工作了八个小时,一份业绩也没有。听着Lips用那副主唱的沙哑嗓音打着促销电话,真是心酸。好不容易在姐姐的资助,以及乐队每个成员及他们的家人的共同努力和配合下,新专辑录好了。找公司发行又成了问题。因为没有经纪人,这些事都需要Lips和Robb自己去一家家跑。下面这样的场景我们一定很熟悉:公司的前台小姐面对着你的殷勤,也非常有礼貌。结果你手上递过去的对你来说很重要的材料,被塞到桌子下面那一堆她或许根本处理不完的材料里。同时她跟你说:我保证老板会拿到您的材料的。即便回到加拿大,两位大叔有机会见到了EMI的较高层的人员。那位老练的白领,在听了CD的一首歌不到一分钟之后,就把音响关了。对两位说了些不着边际,让人捉摸不透的话,打发两位回家等邮件了。 那种在苦心等来的邮件看到不幸消息的感觉实在糟透了。看到结尾惯有的“Good luck to your future"之类的客套话又真是无奈和郁闷。不善言语的Robb一边修着自家的开关一边抱怨着:我恨这个唱片产业。那些人根本不会花什么时间去听你的东西。在那一堆别人送去的作品里,被他挑中就跟中彩票一样。 这就是商业。商业就带来竞争。竞争就意味着有人成功有人失败。而成功的秘诀并不一定和我们想的一样。 而片中除了这些,又时常有真挚的亲情、友情,在心酸之余给人带来感动和温暖。对这几位不走寻常路的大叔,与父母,与兄弟姐妹,与妻子儿女的关系,都是需要谨慎处理的。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支持和理解。而且是实实在在的支持。录唱片的资金就是Lips的姐姐主动借的,而在当时,谁都知道录这张唱片是属于押上老本一赌输赢的行为。没人能指望这钱就一定能还上。 Lips 和 Robb之间从十几岁就开始的友情,也一样让厌恶这个”基情“四射的年代的我感到一些欣慰(我讨厌的是很多人把”基情“当八卦一样胡乱讲)。两人有各自的家庭,但两人身边谁都知道,这俩人比亲兄弟还亲。Robb始终佩戴着一副十三岁时做珠宝匠的父亲送他的项链。这副项链只离开过他几次,都是因为和Lips打架时被扯掉了。后来又修好重新戴上。在录制第十三张专辑时,两人又因为不满对方的工作质量而发生了一次严重的矛盾。气头上的Lips甚至说要去找个新鼓手取代Robb。但他在向Robb道歉时说了:我知道我有些情绪化。可当我不能正确表达自己,我乱发脾气的时候,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我的理解是:因为在最亲密的人面前,你永远不用担心会失去什么。 最终,第十三张专辑没有找到公司发行,他们自己把制作好的一千张CD以一张1.5加元的价格直接卖给想要的歌迷。Lips坚持认为,卖一千张还是一千万张,并不影响他对自己的这个作品的看法。在他看来这就是张伟大的唱片。 片子的最后,Anvil的第十三张专辑在歌迷中还是获得了一定影响力。乐队获得机会到日本参加一个大型的演出。面对台下如潮涌动的疯狂金属乐迷们,他们演出了当年的招牌曲目”Metal on Metal"。然而,现场每一个狂热的歌迷,又如何能知道那些幕后的故事呢?如何能知道乐队在这样一个困境下,得知能来这里演出是多么的欣喜若狂?如何能得知,在得知自己被安排在第一个出场(上午十一点多)时,他们多么担心可能出现的冷场?一个个独立的生命,此时因为共同的爱好而被串联在一起。彼时,甲可能带着耳机坐在大学的教室里蔑视着讲台上的老师,乙可能换上西装乖乖去忍受早已厌倦的职场生活,丙可能仗着年轻的资本依然寻欢作乐夜夜笙歌,丁可能已摸爬滚打多年,只会默默地看看那些曾经的自己。 而我们的金属英雄们呢?片子发布是在2008年,片尾的字幕里说到他们正在为第十四张专辑写歌。而现在在维基百科上资料显示第十四张专辑已经发了。对于这个我之前一无所知的乐队,目前我也不了解他们的近况。我当然祝愿这些不轻易屈服于生活的大叔们有好的回报。可是,如果他们真的达到了自己期望的知名度,获得公众的认可和可观的唱片销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他们还是他们吗?很多我们这些眼巴巴的乐迷,抑或普通人,要找的与其说是一种成功,不如说是一种失败,以及失败带来的愤怒。似乎要在别人身上找到与自己类似的情况。然后很多人一起给它取个什么什么“精神”的名儿。自己以后就有了精神寄托了。 可能是这篇短评写的时间太长(我从十一点半一直写到现在快两点),写到这里我忽然感到一种生命过程的迷离。光鲜亮丽的舞台背后,一个乐队有着这么多故事,以及好几个人以及他们的家庭的苦乐哀愁。那这还仅仅是05年到08年短短两三年时间的事。一个人的一生又有多少你我不知道的。我们每个人自己,又有多少东西是要永远独自承担,直到随着肉体带进泥土的呢?一个有名的艺术家,成了传奇,有无数后人日夜去研究,也无法完全摸透。何况大多数不善表达又不受关注的凡人呢? 此时,我们看完了一段Anvil的传奇。世界上还有多少个类似的“Anvil”存在呢?想到每个人都可能有的平庸,都可能有的“落魄”,想到我之前提出的问题:究竟“全是他人的错”,还是“想想自己吧”,想到每个人都赖以生存的那些感情,我觉得这部片子好就好在,拍的是一个乐队,讲的却是所有人的故事。而我怕我此时想写的已经不仅仅是一篇影片观后感了。我想说的,是在镜头之外的无数人,也一样要完成的相同的使命。一个不能靠喊几句“××精神”就完成的使命。一个需要长时间的隐忍和坚守,默默的努力来完成的使命。 而且最终,少数的成功者会有机会走进镜头。而大多数的平庸者或失败者,要留在镜头外忍受毕生的孤寂。这里面可能有你,也可能有我。  
 

网友评论区